以后地位: 首页 > 教育

地心集经典诗句摘选

【地心集】

☆﹠ 黑夜打开垂暮之门,接受“人类之爱”的孕育。

人类呀,莫要匆匆奔波,小心破坏了那黎明初生时的摇床。

☆﹠ 太阳的光芒无穷光明,照了照世间,

却从宇宙中瞬间一闪,静悄悄地隐没了。

☆﹠ 西方的情人,醒来时说出一句“我爱你”。

世界上千般万般的爱便交融了。

☆﹠ 千年前,杞人忧天定义成笑柄;

百年后,它却成为一个严格的真相。

☆﹠ 美德与时俱进的同时,恶欲也疯狂地与时俱进。

☆﹠流向世间的溪水,传递着上苍的福音,

冷静而无言地,躲过繁华之市,仿佛被误解了一样。

☆﹠ 落叶一心一意遁入地心,拒绝了大千世界的约请,

执着爱的归宿,陶醉地心的万有。

☆﹠ 哲理变成为了陈词滥调,真理却永垂不朽。

☆﹠ 晨光划破黑夜的思绪,是为了弥补白昼的隔阂,到达协调。

☆﹠ 恐惧对它的主人说:“大胆点,伙计。”

恐怖对它的主人说:“主人,这不是我的错。”

☆﹠ 思想千种万类,没有最佳的也没有最坏的,因为它咱们千变万化。

☆﹠ 欲望强烈请求减肥,为了让自己返璞归真,到达无为。

☆﹠ 迷人的青春,圈寓在永久的乐土里,

清透地一闪即逝,难舍昼夜。

☆﹠ 产业是最巨大的独裁者,胜过天主的手掌。

☆﹠ 民气和地心的距离超出了大地的厚度,仿佛离别的情人彼此遥远却又近在咫尺。

☆﹠ “你是谁?”,亿万年的黑暗在欢睡中惊醒。

“我给你送来了光明。”,说话者用这句话来遮掩它真实的身份。

☆﹠ 和平严正地训斥战争的残酷和暴力。

战争委屈的说:我恰是在你怀中积蓄了力量。

☆﹠ 月亮是太阳的孤儿,地星是太阳的宠儿。

☆﹠ 人造天主并不是一个冒牌货,而是天主实实在在的一部分。

☆﹠ 月光讴歌阳光的灿烂,讴歌星光的朦胧,却恰恰是讴歌自己。

☆﹠ 人间只是天堂和地狱的附属国,性命是唯一的贡品。

☆﹠ 仁爱是复杂的,爱是简略的,前者却是后者的一部分。

☆﹠ 物质在意识中认清自己;

意识在物质中找到归宿。

☆﹠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

天空和大地急需洗濯它咱们承负的污垢。

☆﹠ 诗人啊,你写的是什么?

是“人类之爱”的篇章。

画家啊,你画的是什么?

是“人来之爱”的色彩。

☆﹠ 彗星从群星的家园骤然划过时,

企图去揭穿地球那神秘的面纱。

☆﹠ 经典以飞鸟般敏捷的身姿,

掠过寂静的长宵去亲吻明日的过客。

低俗把自己藏匿在沙漏里,

快活地细数着每滴沙子的流过。

☆﹠ 让沙粒、铁器丢弃它的形象工程,找回那原生的力量吧。

让字句打破浮夸的布局,闪烁文字原始的价值吧。

☆﹠ 秋蝶飞进大千世界的心田,吸吮地心的甘露,流传了它的爱种。

☆﹠ 科技接受聪慧的哺乳提高发展。

可它却引迷人咱们在追求聪慧时变得懒散。

☆﹠ 主宰者啊,把爱紧紧握在你的手心傍边吧。

那更高的主宰者会因为你的吝啬而吝啬你。

☆﹠ 生对死绞尽脑汁,却无可奈何。

死浅笑着敞开了它的襟怀胸襟:“来吧,亲爱的,这是你唯一的休憩之所。

☆﹠ “持续在善意的路上散布谣言吧,伪善的人!”

——“同情”在同情那“怜悯”的不怜悯。

☆﹠ 在蚍蜉看来,油灯足以和太阳相媲美。

☆﹠ 周遭啊,亮起你的灯火,

宛若宇宙独有的色彩,照亮迷惘之人的路,

认出人类的家园,唯一但不渺小。

☆﹠ 不是咱咱们中兴了这个时代,而是这个时代春光乍泄,在咱咱们手中结出了累累果实。

☆﹠ 小小的战利品带给索取者瞬间的快活;

莫大的战利品带给索取者沉重的悔痛。

☆﹠ 万物幽灵,不要再虚极的院落里无意义的徘徊。

遁进世人闲适的思巢里,脱胎换骨,化为实际的篇章啊!

☆﹠ 万物为了重生遵守着古老的程序,

而人类私制作出的程序,初生牛犊不怕虎,

试图取代它的地位。

☆﹠ 求爱的人咱们,倾听着地心的歌

高举起时代的锄具吧,大胆地开垦

离开沉忆在历史荣辱中的困厄门阀,面对新的一天。

☆﹠ 死亡即壮美又光彩,灭亡即可耻又可悲。

☆﹠ 失乐土里,云和水却是快活无间的。

☆﹠ 娇美在丑恶的脸上卖弄风骚;

而在和善的脸上盛开它的芬芳。

☆﹠ 天主创造最佳的,那不好的却是最佳的不敷之处。

☆﹠ 霸权主义登上那令人发指的王位,

坐在失重的天平上,却不知天平因为他的存在而失重。

☆﹠ 传统遗弃在角落里永存不化时,

现代佼佼者正吹生出它彩色壮丽的泡沫。

☆﹠ 咱咱们在地星千差万别,咱咱们在月空无比相像。

☆﹠ 今晨,世人何不渴望着,

飞鸟驻足窗前啁啾,可它无暇回眸,就飞走了。

那夕阳西下时的落叶,却叹息一声,一块儿飞去了。

☆﹠ 青年人,看呐。

世纪的风吹来洗涤旧时代无痕的浪涛。

扬起你手中的帆,热忱而有信心的,

驾着它咱们,渡向真理的彼岸。

☆﹠ “逝者如斯夫……”

“是谁在我眼前临水叹逝啊?”

“是我啊,老同伙。”——地星划过河汉界限时如是叹息。注解(逝者如斯夫:出自《论语·子罕》,全句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)

☆﹠ 芳惠的木兰一意孤行,盛开洁白的花朵。

可那些污俗的豢养之花聚众抹去它沿途遗留的香迹。

☆﹠ 岩石把宇宙当成自己的家园,视地星只为一把摇椅。

☆﹠ 沉默尊重着自己高贵的发言权,免得在浮夸的语言里自取其辱。

☆﹠ 暗夜深情地解开自己的衣带,万物的梦也是醉了

黎明的屋门开启时,梦中的醉意轻轻已醒。

☆﹠ 造物主,居敬而行简,创造自己时才创造出万有。

人类属于你的那一部分呐,肢体还是语言?

☆﹠ 乱糟糟的国度,怎不像离家出走的孤儿,无端地流着浪,

默念着“人类之爱”的赞歌,便被世界收容了。

☆﹠ 深夜的流星,只是一瞬就与永久告别了,便尽情地闪烁。

白昼的忙人,却渴望着永久的劳绩,顾不得绽开那些好似一瞬的过程。

☆﹠ 残荷,吻了吻秋天的雨露,便悟道,新的性命又开端了。

残花,拥入泥土的时候,便也领悟了。

☆﹠ 抱负在和平中寻找它的舞伴;

战争在实际中寻找它的同盟。

☆﹠ 地狱将善者拒之门外,而天堂给行恶之人留出了一丝罅隙。

☆﹠ 棋子把那狭小的棋局认作为浩瀚的宇宙。

☆﹠ 花圃嬉戏的孩子,认得花儿的清透,好似自己纯洁的浮梦,

凋落时的宁静,也好似不问世事的无言。

☆﹠ 众爱向“人类之爱”鞠躬致敬时,虔诚地合为一体了,为世间谱写出新的赞歌。

☆﹠ 痛苦不具形体,沉迷于心灵的幽暗之地,

欢畅一意在脸上寻要它的模子。

☆﹠ 夸耀是空洞的,犹如假山的不实。

☆﹠ 在中庸的世界里,从容像是一名多愁善感的少年。

在从容的世界里,中庸像是一名谆谆教诲的智者。

☆﹠ 兰花的幽静藏在山之缝隙中,而盆景中的恰是它的沉默。

☆﹠ “中庸”和“从容”缠绵细语时,世界悄然协调了。

“仁爱”和“博爱”互为知音时,世界孕育着新的爱意。

☆﹠ 风车等待着它的狂风,

水车却等待着丰富的雨水,

它咱们便在暴风雨中协调同等。

☆﹠真理把真谛当成自己的灵魂,以充实自己。

☆﹠ 恶嫉恨性本善的持论者,并图谋颠覆他的言论

善引诱性本恶的言论家,误入歧途找寻善恶的真理。

☆﹠ 人类因为地心的痛而流泪,地心因为人类的爱而流泪。

☆﹠ 让品德在性命中加快度。

让速率在生活中做减法吧!

☆﹠ 比赛只会加快走向终点,

合唱能力奏出最完善的曲子。

☆﹠ 规律在无常中找寻它的从容,

无常在规律中测量自己的尺度。

☆﹠ 目前,咱咱们为地心歌唱,群星感动地向太阳流泪。

☆﹠“我和世界相遇,与众生相聚。”

——先哲的遗言早已唱出地心的歌。

☆﹠ 野蛮人是野蛮世界的文化人;

文化人是文化世界的野蛮人。

☆﹠ 我不是最佳的,但最佳的不敷比我的不敷还要耀眼。

☆﹠ 商业时代烘焙出甜美蛋糕的同时,

也催生了悬于虚空中的苦涩的泡沫。

☆﹠ 平常和巨大是平行的,而庸俗一心要找到与两者的交点。

☆﹠ 休息是光彩的,休憩和它一样,散发着无形的光坏。

☆﹠ 纯朴逃离那繁杂的心术之堂宇,

找寻简约之地钻营生计。

☆﹠ 寻找天主的路不是唯一的,请不要向别人路上丢绊脚石。

通向天堂的路只要一条,没有其它救赎的捷径。

☆﹠ 战争距枪炮的距离远远近于刀剑。

☆﹠ 唯物主义者与唯心主义者相背而行。

物心主义者与心物主义者并肩而行。

☆﹠ 让咱咱们重复人类的爱,这是在她眼前唯一的发言权。

☆﹠ 定律是死的,规律却时常鲜活。

☆﹠ 一旦超出真理的界限,势必掉入谬误的圈囿。

给人权套上意识流派的圣装,那就玷污了它。

☆﹠ 在“中庸”里挑三剔四,只会找到弄伤自己的棘刺。

☆﹠ 昙花在世人的手掌中被紧紧握住,

它一绚后的尘埃也将被紧紧握实。

☆﹠ 地心的爱没有禁忌,没有教条,无所不包。

可它永久束缚在我有限的幻想里,这是末了的留言。